胡介国-世界洪门组织荣誉主席

洪门通讯社 洪门人物评论55,4511字数 7188阅读23分57秒阅读模式

尼日利亚中国友好协会第一副会长

西非暨尼日利亚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秘书长

《西非统一商报》董事长

世界洪门组织(WHO) 荣誉主席

尼日利亚金门集团董事长

非洲著名侨领

尼日利亚总统顾问

华人酋长

胡介国-世界洪门组织荣誉主席

胡介国,非洲华人酋长。此外,他还是尼日利亚总统顾问,主管尼日利亚中小企业发展,经他牵线搭桥落户尼国的中国企业已有上百家。在尼国,上至总统,下至州长、部长无一不是他的熟人或朋友。当地华人遇到困难时,都会求助于他。他成了尼国颇有影响的侨领。

胡介国父亲早年经香港去尼日利亚发展,并在尼国与人开设当地最大的纺织加工厂,在当地享有很好的声誉。胡介国生于1948年,一直和兄弟姐妹跟随母亲在上海生活。20世纪70年代,胡介国只身来到尼日利亚和父亲团聚。

虽然父亲有一份现成的事业可以继承,可是胡介国不喜欢经营工厂,而且他更希望依靠自己的努力打拼出一份事业。他在中国学的是英语专业,语言上不成问题,就到一家五星级宾馆的餐厅做助理经理。他非常努力地学习酒店管理知识,工作很认真。在酒店工作一段时间之后,胡介国发现自己喜欢上了这一行。勤勉敬业的性格使胡介国很快脱颖而出,担任了酒店总经理。后来,酒店股东因为对他的管理能力和敬业精神十分欣赏,送给他股份,胡介国也从一个打工仔成为股东。这为他后来从事酒店业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为了获得更大的发展,1983年,他到加拿大学了4年的酒店管理专业。学成之后,他并没有留在环境优越的加拿大,而是再次回到了尼日利亚。

胡介国-世界洪门组织荣誉主席

尼日利亚人口是非洲最多的,达到1亿5000万。尼国石油资源非常丰富,其出口量在全世界排名第六,大量的西方国家的大石油公司在那里开采石油,而且那时中国也逐步开始实施“走出去”的政策,不少代表团和公司不断涌入,当地酒店供不应求。经过认真的市场分析,胡介国感觉酒店业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决定投资建造酒店。这是当地最大的酒店,由贝聿铭的学生设计,非常前卫时尚,一下子就打响了。很多国家的政要访问尼日利亚时,都下榻在他的酒店,撒切尔夫人也曾住过。靠着经营酒店,胡介国赚到了他人生的第一桶金。

在经营饭店的过程中,胡介国一面宣传中国饮食文化,一面也向当地人展示中国人的善良厚道。“以前当地人对中国了解甚少,只知道李小龙,甚至以为中国和印度差不多。”在胡介国的影响下,很多当地人开始对中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1997年,他又斥资800万美元兴建金门大酒楼,“这次是我自己设计,自己装修。”为了让酒楼更具中国特色,从建筑公司到装修材料,胡介国都从国内选择。然而,就在酒楼工程过半的时候,尼国政局发生变化,西方一些国家因尼国人权问题恶化撤走在尼国的全部投资,并对其实施经济制裁,当地经济一度陷入困境。一些朋友见此情形,也劝胡介国赶紧撤资,但他审时度势,决定坚持下来。

不久,高达6层、每层拥有500平方米营业面积的大酒楼开业。酒楼装饰用料考究,工艺精湛,成为尼国标志性建筑和餐饮中心,目前仍是非洲最好的餐馆。在酒楼的开业仪式上,特地前来祝贺的尼国旅游文化部长说:“金门大酒楼不仅为我们带来中国饮食文化,也带来了中国人民与尼日利亚人民患难与共的友谊,和共创明天的气概!”在胡介国的科学管理下,金门大酒楼以其热情的服务、可口的饭菜和舒适的环境赢得良好的口碑,成为尼国上层人士和众多中国商人以及来访的中国政要设宴的首选之地,也是中国饮食文化在尼国集大成和当之无愧的“首席代表”。

在金门大酒楼的经济效益和影响力与日俱增的同时,胡介国又先后投资建造了千禧饭店、金鸿建筑集团公司等。那段时间,胡介国工作非常努力,在酒店,他和服务员一起端菜上饭,在工地,他同工人一起扛砖拉沙。他每天睡眠时间只有四五个小时。“我如果坐在车里的时间超过10分钟,就一定会睡着。”

此后,胡介国在尼日利亚的生意逐渐扩大,涉及房地产开发、建材业等等。今天的金门集团是以金门大酒店为龙头的综合性、多产业的企业集团,集餐饮、旅游、建筑、装潢、建材生产、机械加工、木器加工、国际贸易于一体的综合性股份公司。集团公司现拥有子公司和控股企业10多家,资产总额达1亿美元,职工总数达3万余人,中国高级管理人员和工程师级技术人员达150人。

帮助企业投资

从1998年开始,胡介国开始帮助中国企业进入非洲。胡介国说,自己的目标永远都是鼓励更多的中国企业去尼日利亚或其周边国家投资。

中国土木工程集团公司在尼日利亚承建的合同金额达5.6亿美元的3000公里铁路改造维修项目,就是在胡介国出面帮助下谈成的,该项目是目前中国在非洲承建的最大项目。中石油组团到尼日利亚考察,他得知后热情接待,周密安排日程,并联系引见尼日利亚石油部长。他曾经和中国多个省份合作,帮助他们在尼日利亚举办展销会。他与江苏省合作即达10年以上,江苏省每年成交额达2000万美元。与山东省也有合作,2002年时任山东省省委书记的吴官正亲自带队参加展销会。很多中国企业通过这个途径而在尼日利亚留了下来。

为了更好地推动中尼两国的经贸往来,2004年7月,尼日利亚总统特任命胡介国为总统顾问,负责中小企业发展事宜。2005年4月,胡介国陪同尼日利亚总统访问中国。访问期间,尼总统奥卢塞贡·奥巴桑乔先后走访三峡大坝、南京等地的大型企业与重点工程,与中国签订了一系列经贸合作项目。

在胡介国的热心引荐和悉心安排下,天津金圆蜡业、江苏开元集团等一大批有实力的民营企业纷纷落户尼日利亚。目前,他准备在当地建造一个大型工业园,以吸引更多的中国企业进驻。

酋长之路

目前在尼日利亚约有3万多中国人,他们主要包括:20世纪50年代就移民去了尼日利亚的老华侨,多为香港人;有一部分是中资公司,如中石油、中国土木工程集团公司等;还有很大一部分是中国的个体业主、民营企业等。这些人主要来自福建、浙江及东北等地。在尼国生活了几十年,胡介国喜欢上了这个国家和这个国家的黑人兄弟们,黑人兄弟对他的真诚和友好令他感动。在他的发展历程中,胡介国也遇到过大大小小的各种困难,但是他没有退缩,咬紧牙关坚持了下来,最终获得了成功。

在很多人印象中,非洲国家政局很不稳定,胡介国也曾经历过四五次政变,他多次面临抉择:到底走还是不走?当时西方国家的很多人都走了,西方国家的很多投资也都撤了,但是,胡介国还是留下来了。“当时促使我留下来的原因,第一,尼日利亚还是一个处在发展中的国家;第二,可能和我们从小受到的教育有关,对黑人兄弟有感情;第三,我在当地有很好的合作伙伴,他把我当作儿子一样对待,我们合作了30年了,非常愉快。”胡介国语带感情地说。

正是因为胡介国的坚持,他得到了当地政府和社会各界的支持,也受到了黑人兄弟们的拥护,同时胡介国的事业也蒸蒸日上。1999年,他以公司的名义向银行融资两亿多人民币,帮助尼日利亚拉各斯贫民区兴建了4所九年制中小学,每所学校可以容纳3000多人。

谈到捐资助教的初衷,胡介国说:“我们所在的这个州叫拉各斯州,这个州非常重视教育。我当过老师,感到培养学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如果我们培养的学生知道中国人对他们那么友好,这个学校是中国人盖的,那么一代传一代,也就是说我们把中国人和非洲人的友好种子撒播在他们心中,这样一来我感到比给他们钱和药更重要。”

随着胡介国在尼日利亚民众心目中威信的提高,当地人推举他做酋长。2001年,大酋长埃米尔正式任命胡介国为酋长,而且是终身的。在尼国,民间推举一个外国人为酋长尚属首次。

现在的酋长不像以前那样有自己的奴隶,有自己的土地,但作为酋长,胡介国还是有不少特权,他拥有有关部门特批的由他全权指挥的近百人的武装警卫队,这些人员由胡介国亲自挑选,但工资由当地政府负担。他还能以酋长的身份和政府谈判为同胞争取更多的权益。

谈到当选酋长的原因,胡介国说:“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中国在世界上的地位的不断提高,我现在不但是酋长,还是总统的顾问,中小企业发展的顾问,尼日利亚人感到他们要发展,就要走中国的路,特别是要发展中小企业;第二,他们感到中国人是他们的朋友,他们还提出‘今天的中国就是明天的尼日利亚’这样的口号,他们要向中国学习,他们要引进中国的技术,还希望中国人到他们那儿去投资。”

当上酋长之后的胡介国比以前更忙了,甚至没有时间照顾自己的生意,不但要参加各种会议,还要帮助当地政府处理华人相关事务,一些初到尼日利亚的中国企业也都求助于胡介国,希望他能够帮助开拓非洲市场。在尼日利亚的华侨华人,没有人不知道这位热心助人的酋长。而在尼日利亚当地政府官员的眼中,所有的中国人都是胡介国的兄弟,每当遇到有关中国人的问题,只要当地相关部门觉得棘手或难以处理时,他们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胡介国打电话。也正因为胡介国在当地有着相当高的威信,中国驻尼日利亚大使在遇到棘手的问题时,也会与胡介国商量。曾有一位中国驻尼日利亚大使感慨道:“胡介国就像熊猫一样稀缺,要善加保护。”

主要事迹

国内岁月

工农兵学员当七年英语教师

胡介国出生在上海普陀区。解放前,胡介国的父亲前往香港谋生。在20世纪50年代末,香港经济不太景气,一部分香港企业家把目光投向了遥远的非洲,胡介国的父亲也是其中一个。“父亲起初一直在香港做纺织生意,然后辗转来到非洲,那时候非洲还是一块近乎不为人知的大陆,就是搭飞机也要飞个四五天。”

胡介国是“老三届”,1962年,他进入上海的百年老校晋元中学读书,“我接受的教育很传统,学习雷锋,焦裕禄,提倡助人为乐,严于律己宽以待人等等,这些深刻地影响了我的思想。”他说那是自己人生中最快乐的一段时光。和许多“老三届”一样,他下过乡,成为1972年毕业的第一届工农兵学员,毕业后,进入上海南海中学教书,做了英语教师。

那是读书无用论盛行的岁月,“当时,学生不听老师的话,甚至和老师对着干。”为了能让学生们深刻理解读书的道理,胡介国费了一番心思。他至今清楚记得在第一堂课上给学生们讲的故事:“有一个学徒到工厂做事,看见用英文写的‘MADE IN CHINA’几个字,他就高声问老师傅,这个机器是哪个国家制造的?老师傅听后先是哈哈大笑,转而对他严肃地说,我们中国造出了自己的机器,效率提高了。这是我们中国自己制造的机器,你怎么能说是外国制造的呢?”

1978年,当胡介国离校出国的时候,许多学生都流泪了。

走向非洲

尼日利亚出乎想象

胡介国的父亲打拼10多年,成为了尼日利亚的侨领,他决定让胡介国来“接班”。

“我父亲说让我申请出国,但文革还在风风火火地进行,我不敢出去。后来,他又让我去看望他。”胡介国说。

“一天,学校领导把我叫到校办公室说,小胡同志,你爸爸在国外很有影响力。组织上同意你出国,你想不想出去?我听到这话连忙摆手说,不想不想。”

又过了几天,我国驻尼日利亚大使回国述职,专门到上海看望胡介国。在和平饭店,他亲切地告诉胡介国,“不要有思想负担,华侨也需要接班人,你申请出国吧。”得到大使的鼓励后,胡介国开始办理出国手续。

在粉碎“四人帮”的欢庆气氛中,胡介国带着迷惘走上了去非洲之路。

胡介国从深圳罗湖海关出了境,那时,罗湖还是个破落的小渔村,“海关”就是用破旧木板歪歪扭扭钉出的一间小木屋。穿过用木条拼凑的极为简陋的“安检门”,胡介国回头望了一眼祖国,这一去就是30年。

展现在胡介国面前的尼日利亚出乎他的想象:马路上是高速公路和高架桥;彩色电视机在家庭中已经相当普及。因为尼日利亚是石油生产国,石油涨价带来了丰厚的收入。

白手起家

涉足饭店行业赚得第一桶金

父亲在尼日利亚给胡介国打下了非常坚实的“人脉”基础,总统、国防部、外交部等许多部委的高官都是他父亲的好朋友。这使胡介国在经商中比其他华侨更有优势,但胡介国并没有完全依靠父亲的“庇护”。

在远赴加拿大学习酒店管理后,他拒绝了父亲要他继承纺织业的要求,涉足餐饮酒店业,他应聘到了尼日利亚商业中心城市拉各斯,Doctor Hammer开的“香格里拉饭店”。

“Doctor Hammer是个非常传奇的人物,他是那个时代唯一一个见过列宁的人,是第一个乘热气球飞过长城的人,也是东方石油公司的老板。”凭借着勤奋和聪明,5年后,胡介国脱颖而出并成为饭店总经理。之后,他又获得了饭店的股权,这是胡介国的“第一桶金”。

“饭店老板有英国人,有美籍华人,在饭店工作期间,我们接待过美国总统的父亲,英国王室的查尔斯王储,还有英国首相等许多名人。我觉得自己的思想真正和世界接轨了。”胡介国说,这段经历给他的经营思路带来了巨大影响,“一次他们问我,你把100美元放在桌上,被服务员偷走了,是谁的错?我说当然是服务员的错,他们说,错,是你的错,因为你在引诱犯罪。中西方的经营理念有诸多不同,这方面的学习让我受益匪浅”。

此后,胡介国获得了香格里拉饭店的部分股份,并且最终成为大股东。20世纪90年代,他投资800万美元在拉各斯市建设了占地4000多平方米、六层全花岗石装饰的金门大酒店,这个酒店一直是非洲最豪华的酒店之一。酒店里不仅有中国餐饮,还经常举办中华文化展览,成为了传播中国文化的一个平台。现在,金门大酒店已成为尼日利亚的一个标志性建筑和旅游中心。而胡介国的经营也扩展到建筑、纺织、酒店等8个行业。

受封酋长

投巨资建4所最豪华学校

因为曾经的教师经历,胡介国非常重视教育。20世纪90年代后期,胡介国曾经到尼日利亚的学校参观,所见所闻令他至今念念不忘。

在拉各斯一个不错的学校,他看到,校舍就是10个用木头拼凑成的,如蒙古包一样的圆形“建筑”,三面矮墙,一面是门,低矮的门窗,正常人要弓着腰才能进去。墙壁是用砖头和铁皮包成的,没有桌子,没有椅子,更没有明亮的灯光,地板是坑坑洼洼的泥土地。孩子们自己带矮矮的小木凳,把书本放在腿上看书。尼日利亚的天气非常炎热,最高温度可以达到40多摄氏度,学校里却没有风扇。

看着孩子们在如此恶劣的条件下边流汗边学习,胡介国心里非常难受,他决定为尼日利亚建造4所美丽的学校。1998年,胡介国帮助拉各斯当地建设的学校开工,这是4所尼日利亚历史上最豪华的学校,红砖白墙的高层小楼,教室前面是碧绿的草地。房间里配备了日光灯、电风扇,为了防止玻璃被打碎,教室的窗户特别被设计成木制的百叶窗,每所学校可以容纳3000名学生读书。

4所学校花费了2亿元人民币,建设时当地政府拿不出这笔钱,是由胡介国他们自己垫付的,直到现在这笔钱仍没有归还他,但他并不计较。“建设之前我们已经预想到这样的情况,在非洲,不还钱的事情可能会遇到。但是,我们想把中国和非洲下一代友谊的种子留在这里,通过这种方式使中非友谊永远存续下去。”

学校建成后,尼日利亚总统和我国驻尼日利亚使馆有关负责人都参加了剪彩仪式。2001年,由于胡介国对尼日利亚社会所做出的贡献,尼日利亚大酋长埃米尔正式任命胡介国为当地的酋长。

最大特权

可以随时见州长总统

“在很多小说或者影视作品中,酋长被描写为拥有自己的领地和子民,并且有特殊权利的非洲当地部落首领,您是不是也这样,头戴鸟翎,手握权杖?”听到记者的话,胡介国哈哈大笑。他说,这个“古老形象早过时了,20世纪40年代以前的非洲酋长才这样,现在,酋长更多是一种理念,一种礼仪和一种荣誉”。

在他看来自己被授予酋长这个荣誉,更为重要的原因是尼日利亚的人们感到中国日益强大,中国是非洲人的朋友,想通过他这个渠道了解中国。“还有人认为做了酋长就会有特权,实际上我没有什么特权,也不领薪水。”胡介国一乐,“可能最大的特权就是大家很尊重我,我可以随时见州长,见总统,其实主要的任务是为他们做贡献。”

“当酋长后最大感觉是肩上的责任更重了,作为一个中国人,又拥有这样的头衔,要起到桥梁作用,我们要更多更正确地宣传非洲,也要在尼日利亚更多宣传中国,告诉那些不了解祖国的黑人兄弟一个正确的中国。”

不过,据了解,作为酋长,胡介国还是有一点特权的,他拥有有关部门特批的由他全权指挥的近百人的武装警卫队。

2004年7月,尼日利亚总统奥巴桑乔委任胡介国担任总统特别经济顾问,负责帮助尼日利亚国内中小企业的发展,他开始频繁地往来于亚非之间。

胡介国还有另外一个身份,那就是中非商会副会长。这家由中国商务部等3家机关牵头成立的商会,宗旨是希望帮助中国的民营企业家走入非洲。

胡介国说,民间外交的方式有很多优势,比如灵活,“我们见了总统,可以抱抱、亲亲,作为正式的官方人就不合适了。我们和官方打交道更为随便一些,可以无话不谈,他可以讲个笑话,我也可以讲个笑话,大家哈哈一笑,就很融洽。再比如,总统或总理换届了,因为我们是民间的,并不很多卷入政治,所以,换届以后,我们可以通过民间关系从另外方面做工作。”

谈北京峰会

中非合作是强强联手

“中非友谊是几代人所累积起来的深厚感情,许多非洲人都知道坦赞铁路,都知道中国人对于非洲的援助。”胡介国说,尼日利亚的几个部长曾告诉他,他们在伦敦念书的时候学过毛主席语录的小红书,他们了解中国,也了解中国人民对他们的帮助。

“通过这次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可以看出,非洲对中国也非常重视。此次,和中国尚未建交的国家也派出了观察员。第一天回来,我外出乘坐出租车,发现路上车辆非常稀少,很多人都骑自行车,就向出租车司机询问。那司机笑着说,是我们的非洲老兄弟来了,北京的公车限制出行,很多私家车车主为了支持峰会自愿骑自行车出行呢!这非常感人。”胡介国说,这个细节说明中非传统友谊在民间有着非常深厚的积淀,中国人民对非洲兄弟至今怀着淳朴和友好的感情。

“非洲有很大的市场,还有很丰富的能源,现在的非洲就是1985年以前的中国,下一个世纪是中国和非洲的世纪,中国和非洲的联合是强强联合。”

“非洲有人口,有资源有市场,中国有技术有资金,而且中央高层对非洲的重视已经达到了战略高度,双方联手可以有效互补共同发展。”胡介国信心满怀。

参与节目

2018年,受邀参加CCTV-4央视中文国际频道《世界听我说》的录制。

世界洪门组织全球传播部新闻司洪门通讯社洪门新闻网发布

weinxin
我的微信
我的微信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洪门通讯社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12-25 16:25:46
  • 转载请注明:https://news.unhm.org/news/2022/12/25/12132.html
评论  0  访客  0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确定